目前分類:與安琪之共同創作之武俠小說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3

「老前輩,我想您是誤會我了。」一轉眼,無解生便晃到老者的後方,連把門打開的聲音都沒有。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重看金庸,一下子手癢,就把這篇拿出來玩玩了。)

乾九驚得一跳,卡在椅中的右腳便順勢抽了回來。他踉蹌站起,往門邊看去,皎潔月光下,說話之人森然獨立,面上呆滯毫無表情,卻是被人皮面具遮掩住了容顏。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怎麼可能!」乾九一把從寒嫣手中把信拿了過來,細細的閱讀。

只見那信中寫道──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以前沒有這道機關!」經過一陣折騰,好不容易過了陣式,曲寒嫣鬆了口氣,抹額抱怨道。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乾九聽到左邊傳來一陣疾風聲,便知不妙,低著頭帶著曲寒嫣躲過,再定神一看,那人影原來是個機關銅人,又聽到背後一陣風聲,乾九急忙向前撲倒。

「唉唷!」曲寒嫣沒有心理準備叫了出來,不叫還好,一叫整個山洞都發出了機關銅人啟動的聲音,原來這銅人不只一個。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聽曲寒嫣續道:「像這般聚在此地也不是辦法,若我爹爹地下有知,恐怕要惱我怠慢客人,這兒留兩個人守衛即可,其他人還是回到大殿稍候吧。」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乾九臉一下子刷白了,這不能不聯想到這幾天師父總是不在,那天曲大俠又從房間走出來的情景。 雖然不置於懷疑師父是兇手,但是被無解生這麼一說,頭號嫌疑犯絕對是自己師父沒錯。

(曲大俠武功這麼高,怎麼會被殺呢?)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人身長八尺,面色紅潤,長髯垂胸,儼然一副偉壯豪邁之姿,讓乾九不禁心生欽羡,轉眼望了望曲寒嫣,卻見她臉色煞白,得意之色早已消失無蹤。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幹嘛啦?」乾九小聲的說道。

「噓~~閉嘴。有好戲。」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沿外廳進入內殿,一路上顏蒼安和洪爺嚴肅交談,乾九則始終好奇地打量著四周景物與匆忙而過的人群。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參加如此盛大的武林集會,因此一切事物對他來說均是十分新鮮,但心知師父與洪爺討論的事非同小可,且才剛被告誡過,他也只能忍耐著不開口問東問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見臉上帶了個不知用什麼材質作成的面具,面具上表情似笑非笑,說話陰陽怪氣的男束裝扮怪人,突然地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一笑千憂解,千哭一命無。這位小兄弟~瞧瞧這面具是笑還是哭啊?」說完後這怪人一陣訕笑,夾雜著尖銳的破音聲,讓乾九聽了不禁皺起了眉頭。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蒼兒,怎麼回事?妳有沒有受傷?霍御風那廝呢?」和乾九隨後趕到的洪爺擔憂地詢問。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顏蒼安大驚,只見霍御風毫不避諱的讓顏蒼安用劍沒入他的胸膛,雖然這個想法在她的腦中轉了千百回,真正實行時,顏蒼安才發現--比她想像的太難以承受的多。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少年了,蒼兒?我們最後一次一起練劍是什麼時候?」

只見霍御風緩緩抽出腰間長劍,銳利劍刃在星月光芒下瑩瑩生輝,殺氣籠罩。但他臉上卻仍是笑著,輕鬆自在如同孩提時代一場場無關勝負的比試,想起那些年的日子,持劍而立的顏蒼安不禁痴了。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見那吹簫之人緩緩站起,乾九想著剛剛吹簫的運氣拿捏如此巧妙和功力十足,應是個壯漢,可見那人一襲黑衫,風度翩翩竟似個文弱書生,若不是手上拿著隻蕭,還真不覺得是此人吹出的。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年的蕪陽派,可說是鼎盛一時,比起現今的默默無聞,可說是差遠了。」顏蒼安輕啜杯緣,感慨萬分地說。

「怎麼會默默無聞呢?剛剛我聽他們都有提到。」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師父......。」乾九見到師父的到來,本來只醒一半的酒全醒了。 馬上起立站到顏蒼安的身旁。

  「乾九,面對長輩,不該如此。」顏蒼安聲音起伏沒有多大的變化,可在旁的乾九臉刷一下就白了,(師父平常都叫我乾兒的,這次真的不妙。)。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哼!併桌?沒……噁……沒問題呀!」乾九醉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完全忘了對方的角色以及他來此的目的正是監視他們,一屁股便坐到洪爺身邊。

「小兄弟,來,我敬你一杯!」洪爺也不管對方只是個孩子,為他斟滿了酒:「你是打哪兒來的啊?」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哈哈,憑著秦多莫秦兄和馬多長馬道長稱在下一聲洪爺,怎麼會失約呢!」一位白髮蒼蒼的魁武男子,爽朗的笑著,雖然滿頭白髮,但臉色圓潤,讓人著實猜不出他的年齡。 秦多莫和馬多長顯然嚇了一大跳,但不愧是在江湖上出來混的,馬上恢復鎮定,露出了微笑。

「洪爺真是說人人到啊!俺想洪爺應該是沒見過馬道長吧,真是好眼力,這麼準確無誤的識得馬道長,再加上那一身連風都不被驚動的好輕功,果真是江湖上人稱『鷹俠洪爺』啊!」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秦多莫一見面先來個落落長的「致敬辭」正得意洋洋自己練的出神入化的馬屁功。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乾九手握繡花荷包,照著師父的要求找了家乾淨的旅舍打尖。安頓整齊後,接著時間便是自己的了。顏蒼安平日對他管教極嚴,這樣清閒的機會雖非從未有過,卻也稀奇至極。他走在繁華吵嚷的市集街道上,心中興奮,一時竟也不知去哪打發的好。

正在街上走著,突然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