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更新
更新
更新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樣過了一整晚,警報還是沒有解除的意思。

菲理曼家的地下室共有兩層,各樣緊急物資無一不具,就避難所而言已經是少見的豪華,然而困在地底那麼久實在吃不消,正想出去房間轉轉,路恩斯端著盤子走了進來。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文寫不出來,就來貼貼舊文吧!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屋中一切好似全然凝固,秋風吹不過緊閉的窗幕,放眼望去一片陰暗。

蒼兒端了湯碗,推開房門走進:「哥哥,鍾王爺派人給了些藥,廚房已拿去煎了。」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耿季春帶與他去的地方遠在城外,卻非尋常所遊之處。策馬西去,過雁鳴山,渡大畔河,尋道而行,人跡漸微,最終杳然,沿河谷走了約一個時辰,柳暗花明處忽見草地,鬱蒼蒼一片翠綠,映著遠方湛藍天際。

放眼僅一粗陋土屋,久無人居,一旁是無人耕種的廢田,荒涼中帶著隱隱的閒適之情。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羿風見他愣在當場,便道:「戰事即起,說來有人向聖上提及此事也是遲早。」

殷仲樓點頭,這點他自知曉,然只沒料上奏者會是耿季春,他又是一陣默然,問道:「若此事上報,皇上准奏的機會是多少?」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風明月乘彩舟,盪槳搖橹江上游。水波潾潾微風盪漾,私家遊船上,樂聲悠悠,名妓巧目盼兮,舞姿翩然,綽約艷美,舉手投足間一派旖旎。

轉眼舞盡,那歌妓對兩人盈盈一拜,回身,素手撥弦,琴意清肅,聲婉音絕,哪還見方才那般勾魂攝心的艷?只聽她低低吟道:「……玉液滿,瓊杯滑。長袖起,清歌咽。歎十常八九,欲磨還缺。若得長圓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別。把從前、離恨總成歡,歸時說。」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茅屋外有座涼亭,兩人在石椅邊定了下來。耿季春知道厲害,一改平日豪放,細啜輕飲著,倒是殷仲樓自恃酒量,又明著不信他,一杯接著一杯,竟像沒底似的。

「世兄如此喝法哪裡像是在比酒?」殷仲樓笑道。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塞上秋風邊草寒,遙望京城孤絕,雲煙蕭條沙滾浪,千山朝華盡。

官道上,兩騎並轡,迎著滿目黃土。左首之人正值盛年,青衫束髮,神態從容,舉手投足間難掩英氣。另一人年紀較輕,面目甚是清秀,氣度沉靜,一頭烏髮以玉簪盤了,白袍素雅,衣袂翩舞,有些飄然的意思。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耿季春走在道上,滿懷心事,腳步輕飄飄似駕雲一般,不知不覺間走到殷仲樓寄住的客棧門口。

眼看蒼兒正和一群孩子蹲在地上,不知玩些什麼。他本無意相擾,轉身欲離去,蒼兒卻在同時抬起頭來,一眼見著他,立刻奔了過來。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頭正盛,剛下朝的臣子一批批由似海深宮緩步而出,臉上無不帶著疲態。

說來這幾天來他們連皇上的面也沒見著,如何的操勞沒有,然僅無奈一條,便足讓人身心俱疲。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林隱寺不同於一般佛寺古樸莊寧,旁臨溪流,兩旁植滿紫薇花樹,放眼而望一片紫紅,一向是京城著名美景。盡頭本寺建築灰瓦白磚,不時傳來誦經念佛木魚合拍,卻是道道地地古剎氛圍。

這時天已回晴,遊人甚眾,販子亦多,一攤攤聚集寺外叫賣。殷仲樓驀見一人手上持稻草竿子,上頭一枝枝插的盡是冰糖葫蘆。他心頭一動,轉對蒼兒低聲道:「耿大人請糖人,主子請冰糖葫蘆,如此一來是哪個好?」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陰雲重鉛一般壓了下來,似有若無的風緩緩吹送。書房內外除一陣陣蟬鳴與偶爾的瓷器碰撞聲外絕無聲響,略顯氣悶。

過不多時,房門被推開:「大哥!」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入夜無轎亦無馬,京城又大,耿季春擔心殷仲樓獨行不便,便提議先往他居處待了等轎夫開工,殷仲樓見他堅持,也只有依了。

耿季春的宅院座落於極尋常之處,由公堂改建,另一頭便是人來人往的市集,若說是高官宅第,那是怎麼看怎麼不像的。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侍衛開始撵人,尖叫聲、桌椅翻倒聲、瓷器碎裂聲四起,畫樓中鬧嚷嚷地亂成一片。殷仲樓壓根兒不想與耿季春相認,然轉念一想,這人在王爺面前尚且如此膽大,初見面時的文弱早不知拋哪兒去了。他半是警戒半是好奇,越思量下去越不想走。

這時屏風已被撤下,耿季春見著他,臉面上閃過一絲欣喜,對身邊侍衛低低吩咐了幾句,那人一點頭,直朝殷仲樓處過來。他瞄了蒼兒一眼,滿臉堆笑地對殷仲樓說:「耿大人請您先撤個地方,外頭稍待一會兒,大人處置完這兒的事後再請您去吃酒說話。」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南陵主城內沒有宵禁,然雖說是出來走走,兩個人對道路都甚是陌生,也不知該走去哪兒,晃了半天不得要領,不知不覺間卻已到了鎮南門盡頭,再往前而去,便是整個南陵國的中樞所在。

這正是一日之中夜色最濃的時分,暗影深沉,水銀色的紗幕籠罩禁城,照得高牆雉堞白玉一般,飄著淡淡的輕煙。城牆邊靜得出奇,彷彿將時間也凝結了,無端激起一股凜冽。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對於王者心思,殷仲樓看得很徹,心知眼下實是相互利用的局面,表面上說得堂皇,暗處招招精細,步步凶險,以萬里疆土為棋盤,下的正是一局賭上興亡榮辱的大棋。

鍾宇義卻另有一番想頭,這社稷家國,他原是萬般不放心上的,所重者僅那情字,年少時闖下那樁禍事,大病了一場,所得不是看破紅塵,反是更往這情處鑽研,訪花問柳男女不拘,荒唐妄為得連大哥都看不過去,苦口婆心不見成效,無奈之下,只圖個眼不見為淨了。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祀凰為古代妖獸,其形似龍,通身銀鱗,性喜食人,專擇惡人食之,以耀其身。積惡越重,則周身光華越顯,終乃化為星辰而去。

殷仲樓第一次看到這段記載,是在書房的火爐之中,短短四十八字,餘者盡皆歸於塵埃。他並非未曾接觸此類故事,然不知為何,自那次後,著魔似的,朝思暮想,睡夢中都有龍的影子,道是此物稀奇,若真能見著一面,不知該是多好。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江風如煙,夕色垂簾,映照錦繡群山一片蔥鬱。水面上,輕舟獨立,順著金錦般開展的北川盪漾而去。

舟中,白衣身影佇立,凝視滿目河山。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就是常常來亂的那個
版主加了我為共同作者
以後會鬧的更凶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