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頭正盛,剛下朝的臣子一批批由似海深宮緩步而出,臉上無不帶著疲態。

說來這幾天來他們連皇上的面也沒見著,如何的操勞沒有,然僅無奈一條,便足讓人身心俱疲。

耿季春向後望了望巍峨宮門,輕聲嘆息,正欲上轎,忽見刑部尚書徐子傑急匆匆地跑了過來,一至面前劈頭便道:「大人!在這兒遇上您可太好了!」

「什麼事搞得這般上氣不接下氣的?」

徐子傑仍舊氣喘吁吁,斷斷續續道:「小人……小人那裡新逮了個人,來知會您一聲。」

耿季春聽是如此小事,不禁笑了。他在宮中有些宰相性質,職責甚雜,各部公務幾乎都能插上一腳,然有人為這種芝麻綠豆的事通報卻是頭一遭。

徐子傑見他笑容,嘆口氣道:「若不是此人非同小可,哪敢驚動大人?」

耿季春見他神色有些不定,不似說笑,正色道:「非同小可直奏與皇上便可,何來問我?」

徐子傑面有難色,道:「您還是先跟小人來一趟吧。」

刑部衙門離皇宮距離不遠,兩人徒步而行,徐子傑邊走邊向他解釋前因後果。

「小人前幾天接到密信,說有人造反,要咱們在北門口外攔人,還附了張圖,樣貌身形繪得清清楚楚。小人本還不相信,誰想竟真給逮著了,小人見他不過是個販子攜了頭驢兒送貨,原想略問一問便放人,誰知他送的那批貨裡卻有文章。」說著,他由懷裡交出一樣物事。

那東西莫約手掌大小,沉甸甸的長方形金牌,上頭張牙舞爪刻了異國文字,一看即知是官家東西。

「此乃北夷宮內自用令牌,小人祖上與那邊有段淵源,是見過的。被那傢伙藏在暗袋裡,找到也算天意。」徐子傑左右看了看無人,又壓低聲音道:「這東西得來不易,一般老百姓身上怎會有?若是特使,又不連絡朝廷,偷偷摸摸,足見這人確是那邊密派。」

南陵與北夷關係一向交惡,尤其北夷近年來南犯野心亦發明顯,幾已到一觸即發的地步。耿季春心頭一凜,緊擰雙眉問道:「犯人呢?」

「押在牢裡,本是要等著下面人審,大人您是要……」

「讓他們省點力氣,不要明審,你來問,我旁邊看著。」



大牢內潮濕陰暗,隱隱傳來血腥氣息。兩人直走至底,才進牢門,便見人犯雙手被鐵鍊搏了吊在牆上,聽得人聲,緩緩抬起頭來。

那人面上盡是塵土痕跡,耿季春依稀覺得他有些面善,卻不作聲,背靠牆站了,一雙眼緊盯著他。

徐子傑吩咐手持火把的獄卒往兩旁站定,對犯人問道:「叫什麼名字?」

那人犯「哼」了一聲,並未答話。

「都說北夷人性子烈可真不假!」徐子傑冷笑,將令牌舉到他面前問道:「這東西哪來的?」

「道上撿到的。」那人犯抬起一張骯髒的臉:「我見它沉甸甸的,想能賣幾個錢,便拿來了。」

徐子傑沒忽略他眸中閃過的一絲狡詰,罵道:「胡說八道!宮中令牌都能隨便撿到?」

「原來這是令牌?」那人側了側頭,露齒笑道:「真是撿到的,大人若想要,拿去便是,何必如此折磨人?」

「若這能隨地撿著,哪日走在路上踢到玉璽本官也不會奇怪了。」徐子傑陰了一張臉,道:「一般人若不是受了密令,不會有這東西。你謊扯太遠,何不直接招了?你受的是誰的令?來這兒是何目的?」

人犯漠然搖頭:「無話可招。」

「你想當死士,我便成全你。」徐子傑獰笑,一揮手道:「上刑!」

一旁獄卒答應一聲,熟練地搬來長桌,鋼鞭火鉗夾棍一字排開,那人犯冷笑看著,絲毫不顯畏縮。

耿季春向他瞄了一眼,忽喊道:「慢!先別用刑,我有問題問他。」

徐子傑有些意外,點點頭後退到一邊,讓耿季春迎上那人犯。

「徐大人那些,你不想說,我便不問,咱們挑簡單的可好?」他溫和地一笑,道:「你在北夷時,是住在皇城裡的麼?」

那人微愣,道:「是又如何?」

「那便好辦。可認識一戶官家姓殷的?」

這話問得主審犯人都是一怔。那人啐道:「什麼陰的陽的?我哪管得著?」

「管不著與不知道差的遠了。」他道:「自古官商最親,你說做官的你一個不認識,我卻不信。」

「殷是國姓,舉國同姓的沒有上千也有上百,有作官的沒有數百也有數十,我哪一個個記著了?」

「說來也是。」聽他這般說,耿季春也覺自己的問題傻得可以,自失地一笑,轉對徐子傑道:「你將他放了。」

「啊?」徐子傑一陣錯愕,結巴道:「大人,這…..」

「怎麼?放人有何困難?」耿季春沉下臉:「這人我實看不像壞人,單憑一牌子便攔道抓人,實有欠公道,你們刑部做事越來越不像話了。」

「但這……」

見他臉色,徐子傑不敢再多說,只得命令兩旁獄卒卸去鎖鏈放人。

轉眼又近了楓紅葉落的時節,兩人甫出大牢便迎上一陣涼風,耿季春見徐子傑默然不語,便道:「徐大人定是對我的處理方式有意見了?」

「大人處事英明果決,屬下豈敢有意見?」

「別急著諷刺。」耿季春笑道:「你用的方法,是一句話逼不出的,若我不插手,你不知要審到何年何月。」

「大人將犯人放了,便有辦法逼他吐實?」

「此人既會被派來,心下自是早有準備,性命看得最輕,你殺他傷他,他不覺什麼,然若涉及義氣,那便嚴重了。」他緩緩說道:「扣了令牌,等於卸去他左右手,此時去也不是、留也不是,該如何是好?」

徐子傑呆了半晌,忽喜道:「大人英明!」

「是了,這種事不是一個人行得了,你派幾人跟著他,連隱在幕後的人一網打盡,豈不甚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虫殿主 的頭像
米虫殿主

荊棘荒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