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乾九見到師父的到來,本來只醒一半的酒全醒了。 馬上起立站到顏蒼安的身旁。

  「乾九,面對長輩,不該如此。」顏蒼安聲音起伏沒有多大的變化,可在旁的乾九臉刷一下就白了,(師父平常都叫我乾兒的,這次真的不妙。)。

  「各位,真是失禮了。」顏蒼安眼睛掃了洪爺、秦多莫和馬多長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打了招呼。 秦多莫和馬多長感受到這凍結的氣份,當下決定溜為上策。

「顏蒼安,我等還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我們有緣再見了!這頓就寥表俺的心意吧。」秦多莫說完便在桌上爽快的留了幾顆碎銀,跟著馬多長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顏蒼安想到懷中的劍譜,正猶豫著是否該交給秦多莫時,看著他們飛也似的走了,(顏蒼安心想:留著也罷,依這劍譜的重要性,交給秦多莫也真是不放心。 萬一到時那廝私藏,反過來污衊,那真是有口難辨。)

「蒼兒,好久不見,你都長那麼大了。」看來洪爺早就識得顏蒼安,剛在秦多莫和馬多長前只是裝傻。 

「洪爺!原來你認識我師父啊!」乾九不明其中究理,一聽到眼前他極有好感的前輩居然跟師父有交情,開心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叫出。 顏蒼安看了乾九一眼,乾九馬上噤聲。

「鷹叔,您隱居後一出江湖,沒想到跟秦多莫混在一起了。」顏蒼安臉露出了頑皮的微笑,輕輕的諷刺了洪爺一番,看來顏蒼安跟洪爺的確交情很深。

「嘿!真是沒想到從個黃毛丫頭變成了現在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還是牙尖嘴利的。」洪爺毫不在意的笑道。

「你們坐下來吧,今天碰到你們真是讓我開心的很,這位小兄弟有趣的緊呢,要不要再來罈女兒紅呀?」洪爺招呼道。 乾九在師父身旁哪敢放肆,嚇得連連搖著頭。

「鷹叔,你就不要戲弄乾兒了,這麼多年了,您的容貌還是沒變啊!姨她還好嗎?」洪爺聽完這句話臉一沉,手往桌子一拍,桌子突然碎裂成好幾塊,桌上的杯杯盤盤被震的還未摔地面,已經無聲的破光,只見不論桌子和碗盤碎裂大小整齊的如拇指般大,說是內功高強,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蒼兒,這不方便談話。你等著我的鷹來赴約吧!把乾九也帶著,當年的事,我怕又要重蹈覆轍了。」說完洪爺以輕功離開,在旁看的小二目瞪口呆,卻來不及回神要洪爺賠償。

「噯噯!這下慘了,我會被掌櫃的罵死。」小二回神居然嘩啦嘩啦的哭起,乾九連忙掏出懷中的荷包交給店小二說:「這些給你,麻煩你善後了!」小二看著飽飽的荷包才破涕為笑。

「乾兒,今晚就不住宿,我們等會而在街上補補貨,鷹叔就會派鷹了。動作快一點。」顏蒼安神色凝重的加快腳步,乾九則一頭霧水的緊跟。

「師父,我也該叫洪爺鷹叔嗎?」

「當然,鷹叔是我乾爹,也是我爹的摯友,當年蕪陽派掌門人家被滅門時,就是他救我的!」

「師父果然是蕪陽派的!」乾九第一次聽到師父說那麼多自己的事,感到新鮮的不得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隻鷹飛到了顏蒼安的前頭。

「看來我們連買東西的時間都沒有了,乾九,跟緊了,到時我再跟你說罷!」顏蒼安提了一口氣,使起輕功了竟一下子超越了前頭那隻鷹,鷹看顏蒼安追上了,便提高了高度,傲氣的飛翔,不過最令人驚訝的是,沒想到乾九也臉不紅氣不喘的跟著顏蒼安只離一步之遠。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