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蒼安大驚,只見霍御風毫不避諱的讓顏蒼安用劍沒入他的胸膛,雖然這個想法在她的腦中轉了千百回,真正實行時,顏蒼安才發現--比她想像的太難以承受的多。


「蒼兒……」只見霍御風淒涼的對顏蒼安笑了笑,面不改色,她才感到手中觸感有異,簡直……簡直像刺進空空如也的空氣。

「你……這是……?」

「想想師父的那天晚上,蒼兒。」

「你……,刺進爹的方式一模一樣,難道……」

霍御風刷一聲指尖一夾把劍抽出,一點血也沒濺出,顏蒼安在江湖也算行走多年,這等怪事讓她也不禁楞得任由霍御風拿走她的劍,又見霍御風緩緩的脫下外衣,露出胸膛,胸口有一個小孩拳頭大小的空洞。

「顏家的秘密。」霍御風眼底有說不盡的淒涼。

「所以你沒殺了爹娘?那爹娘去哪了?那個洞?那到底是什麼?到底怎麼了?」顏蒼安心中百感交集,這堆翻了這十幾年來她的認知,她所認為的事實,還有她的復仇。

「師娘確實死了,師父……」

「霍御風~~~你這賊廝~~快把東西還來!!!」只見秦多莫遠遠人未到,聲音倒是跑了幾里遠。

「蒼兒,劍譜給我,我們中秋神女山上見吧!妳要知道的,我也會讓妳知道的。」霍御風穿上衣服,把劍遞還給顏蒼安。 顏蒼安猶豫了一下,但畢竟親人有機會活著的事讓她沈寂已久的心雀躍不已,把懷中的劍譜交給了霍御風。 霍御風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便飄然不見蹤影。

「賊!賊!!」秦多莫跑了幾里遠便喘的連話都說不好。

「別叫了,你也知道他輕功多好的。」顏蒼安表面強力鎮定,說話刻意冷漠了許多。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