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Yet you can't see my love
But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Yet cannot be together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Bu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ut using one's indifferent heart
To dig an uncrossing river
For the one who loves you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
卻還得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卻
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對愛你心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BBS上有人在談這個天大的誤會,不知道是誰先開始說這首詩是泰戈爾寫的。

看過泰戈爾作品的人都知道他大多寫短詩,而且詩風簡潔,更何況飄鳥集我也有,當初就是以為裡面有這首而慕名找來,誰知道連個影兒也沒有,害我以為被騙,之後才真相大白,只委屈原創者張小嫻了。

不管誰寫的,總之詩很美,我以前很喜歡,卻不能體會,現在除了喜歡,更多了一層感同身受。所以說,愛情這種事真是要自己體會過一次才知道厲害的。

最近和朋友聊到這個話題,我非常感慨地說了句:「好像是在分手後才知道戀愛的感覺……」她回道:「大家都嘛這麼說。」我經歷的事是大家都經歷過的,我的感覺是所有人的感覺,愛恨情仇就因有這種普遍性,相關的創作才能歷經千百年不墜呀。



撇開愛情不談,我倒是滿喜歡泰戈爾的另一首:

This life is a crossing of a sea,
where we meet in the same narrow ship.
In death we reach the shore,
and go to our different world.

把生命當作一段過渡歷程,唯有死亡才是我們的最終點與起點,頗有道家精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虫殿主 的頭像
米虫殿主

荊棘荒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