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公司的重點營業項目之一,是一種告解式的心靈成長課程,它的進行方式,是二十人以下的團體圍成小小的圓圈,一次一個輪流傾訴深藏心中最哀傷不堪的秘密,最憂愁掛心的問題,把心裡的垃圾盡數傾倒之後,再由其餘成員,特別是我的老闆進行釐清


方法上近似於某種團體治療,而我老闆也的確擅長此道--他漫長的工作生涯中曾經專攻心理諮商。然而即便他如何擅長,在我快滿一年的工作經歷之中,也只有一次全程參與這種課程。那是兩個月前的事,而到現在,學員們在分享故事時的口氣、情緒、表情都還歷歷在目,感覺上似乎是,承受了那麼多積累一生的負面情緒,心理上並不那麼容易遺忘。

我一直覺得這份工作帶給我最大的收穫,不是任何實務上的操作經驗,而是由心靈深處認識了更多的人,看見更多的人生,我才知道原來有人可以是這樣活著,活的這樣艱難,這樣壓抑,但還是活著。我看過最開朗的人面露愁容,最堅強的人淚水奔流,很少人會在你面前展露這些,經過層層厚重包裝之下,最深刻激烈的情緒。

有這麼一次,在某個課程接近尾聲時,我從同事口中輾轉得知,我的主管在聽完某位學員的故事後告訴她:那人的生活過的實在幸福,因為她分享的煩惱只是那樣微不足道的小事。

當下聽到的感覺是,如果那位學員聽到了,不知會作何感想。之後,在回程的公務車上,我與主管相對無聲,沉默了一陣子後我問他,他當我們老闆的愛徒那麼長的一段時間,聽過那麼多人生故事,為何還總能如此輕易的說出幸福兩個字,他知不知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生命的功課,在你走來能夠輕易跨越的阻礙,可能是別人要匍匐前進好長一陣子才能過的去的難關。

我問他:當一個人無法看見自己的幸福,更甚者從來不覺得他的人生幸福時,能稱的上是幸福的嗎?

他回答:那是世上最不幸的事。

或許這就是我一直無法對我老闆的理想產生熱情的原因,就因為同理進而尊重他人的生存是如此困難,連推廣尊重理解的人自己都不一定能夠做到,這樣遙遠不切實際的夢想,真能有開花結果的一天嗎?

但無論如何也是一種借鏡,事實上,我從不會輕易認定一個人為幸福,另一方面,每當看到一個人的行為態度價值觀讓我極度無法苟同時,換個角度,那是他的生存方式,如果幸運,他可以這樣一輩子過下去,即便日後會遭遇困難,那就是他一生所要修習的功課,除非自己願意,否則外人無能力,也無權力改變、評論些什麼,這是這份工作教會我的,所謂尊重的定義。

時間過的好快,再過兩個禮拜,就是我離開工作崗位的日子,這一年間,發生很多事,我覺得我好像,似有似無的,長大了一些。對這個奇特公司感觸很深,混雜的情緒也很深,快一個月來一直想寫些什麼做紀念,不知為啥始終無法下筆,或許就是因為喜怒哀樂全攪在一起,太複雜,太一言難盡。

總而言之,這篇算是預告,之後的東西,想到什麼再寫什麼吧。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osa32222
  • 能夠有所成長是一段充實時光
  • 但我發現我其實恨液比較多耶!
    怎麼辦?

    米虫殿主 於 2010/09/05 18:02 回覆

  • ANCHI
  • 你還可以寫的這麼感性
    我應該是一堆恨液吧XD
  • 我覺得我的感性不是針對公司說
    因為這的確是一間沒有制度的爛公司XD

    米虫殿主 於 2010/09/05 21:08 回覆

  • yun
  • 果然恨意很深
    不過你也壓抑了真久才講
  • 唉~
    你懂的你懂的...(泣)

    米虫殿主 於 2010/09/10 09: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