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0488.jpg

一個週末過去,浠瀝嘩啦全都是雨。

 

 

我們這兩人不知誰帶衰,跟雨特別有緣。渡蜜月時颱風登陸,我們在狂風暴雨的高雄驅車前進,年初往九族賞夜櫻,正巧鋒面報到,園區內一片霧氣,最經典的莫過於好不容易訂到奧萬大一房難求的森林小木屋,好死不死莫拉克來襲,泥石四溢斷橋封路,園區管理員很阿撒力的匯款退費,我們只得把錢拿來吃大餐洩忿,白白胖了一兩公斤。

這次一樣,乾旱了好長一個夏天,怎的我們要出門了颱風就來,還一次兩個?什麼時候不下雨,偏偏等我們坐上小火車,往太平山園區內最有特色的幾條步道前進時,突然嘩啦啦直落下來,同車一群人哪兒也不能去,縮在車站一邊皮皮挫一邊幹訐,等足四十分鐘後滿懷感激的坐回搖頭晃腦的火車,任由司機將我們原車遣返,前後欣賞到的景色只有通往廁所的步道、廁所跟一片濃霧。

寫到這裡就讓我想起,考完聯考那年與同學一起到宜蘭散心,已經忘記是誰如此天兵,把時間定在在童玩節剛過去,陰陰雨雨的星期一,更悽慘的是由於那時我們都沒有駕照,不能租機車只得牽腳踏車代步,又天真的想著海灘很近,所以決定穿了泳衣直接上路,想不到迷了路,形成一幅泳裝少女在暴雨的馬路邊悠閒騎車的奇景。那是一條產業道路,沿途砂石、水泥預拌車無數,經過我們身邊時不免都要放慢速度,並非基於安全考量,而是工作中眼睛還是要吃點冰淇淋。

這樣一想,或許帶衰的是我也說不定?

還記得小時候,出遠門前會掛晴天娃娃,白布包衛生紙,用橡皮筋綁起來就是娃娃頭,再畫上一幅笑臉,拿繩子掛起來就算完成。很簡單的小迷信,純萃取一個希望的意思,而其實印象中,小時候出去玩真的很少下雨,長大漸漸把這個習慣丟掉了,真正印證有拜有保庇,沒拜出代誌?

只不過如果衰的真的是我,那我畢竟還沒有衰到最高點。當天晚上雨就停了,只是雲多,可以看到遠方的閃電劃破天際,一幅相機不好捕捉的風景。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n
  • 原來帶衰的是你
  • 這種事很難說滴!
    哈哈~

    米虫殿主 於 2010/09/03 07: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