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是親友齊聚拜年的日子,每到這種時候我就慶幸馬自達家人丁單薄,去掉長駐德國的小姑,偌大的家只剩下婆婆與阿姨(婆婆的姊妹,不知該叫啥說),省了大過年的眾親友擠在一塊人多嘴雜,說錯話、做錯事被記一輩子。

 

 

公婆分居多年,拖著不離婚純粹是財產考量,與感情、緣份無關。因此儘管婆家人丁如此單薄,我們還是必須兩處分別拜訪,幸好住的近,免去舟車勞頓的時間精力。

公公住在新店某出租店舖的樓上,光從外觀很難知道這裡的主人擁有數間店舖與千萬存款,據說他曾創下靠著剩菜剩飯和他人接濟,一個月花費不超過一千元的輝煌事蹟,這是一個我無能力也沒興趣打破的紀錄。

送禮拜年後照例是閒話家常,公公說話,馬自達應聲,我則靜坐一旁充當微笑陶偶。聽公公說話不算無聊,因為不像千篇一律的長輩訓話,每次總有新東西可聽。我總覺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其一線索就是他話語中的清晰與靈巧,神態口吻完全不像年過七十的老人。

另外可看出他智力過人的蛛絲馬跡則是與他基因相近的兒子,馬自達同父異母的哥哥,當然聰明並不代表有出息,他今天的話題就圍繞在這個投胎為討債的兒子身上居多。

從公公的口中,我聽到了一個超級典型資優生墮落的狗血故事:在國中以數一數二的成績畢業,在老師的鼓勵下報考建中,考上後高中三年都沒有發生適應不良的情形,最後順利地以極為優異的成績進入台大醫學院,交了與他一樣優秀的女友,準備畢業後一起往國外唸書,順著模範青年SOP一步步邁向似錦的人生。

之後的發展一如八點檔電視劇:資優生模式因不明原因當了機,而且再也無法重啟。醫科畢業後他由於自尊心之類的不明原因,放棄了國外留學的大好機會與成功進入就讀哈佛的女友,參與醫生考試槓龜從此一蹶不振。爸爸動用關係為他在和平醫院找到實習醫生的職務,不料SARS一來又讓他對醫學完全失去信心與興趣,辭職回家從此再也沒有穿上白袍。

現在他靠著翻譯醫學論文專刊與日文文件賺取稿費,順帶一提的是,他的日文完全靠網路自學而來,再次證實了他的天資聰穎。

公公說到這裡嘆了一口氣,提起他最後一次去探望這位兒子時,苦口婆心的勸兒子照份正當的工作,對方的回答是:「我有跟你拿錢嗎?我都沒跟你拿錢你擔心什麼?要找工作網路上一堆都是,我只是不想找而已!」公公還說,當初那個女孩對他的兒子是如何痴心一片,沒想到痴心換來的是惡劣的對待與無情的拋棄。

「我告訴你,一個人如果從來沒被愛過,不會懂得愛人,他就是這樣。」公公做出結論。

當下我很驚訝公公會說出那麼有深度的話,但是,那真的是因為缺乏愛嗎?我與馬自達一致認為,這個老四之所以會出落的如此任性自私,與公公習慣用錢滿足孩子的一切有很大的關係,其實除了馬自達之外,他與前妻生的四個孩子,無不把他當成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行動提款機,某個兒子跟他要錢買車,理由是舊車已經壞到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但我深深覺得,到了四十幾歲還有臉向父親開口一要就是一百多萬的人,絕不會讓自己委屈到這般地步的。

公公在我眼裡是一個精明無比的人,機關算盡了一輩子,住破宅、騎爛車,省吃儉用,想要得到的,到底是什麼呢?

 抱怨一堆後他的感慨是:「無論父子夫婦,緣份很多時候是由於前世相欠,今世一併還清。」

想想,世上沒有各方面都能理性精明的人,人都傻,只看傻在哪裡吧!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