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了,蒼兒?我們最後一次一起練劍是什麼時候?」

只見霍御風緩緩抽出腰間長劍,銳利劍刃在星月光芒下瑩瑩生輝,殺氣籠罩。但他臉上卻仍是笑著,輕鬆自在如同孩提時代一場場無關勝負的比試,想起那些年的日子,持劍而立的顏蒼安不禁痴了。

「以前的事何必再提?」她強自振作精神。

「難道妳不覺得,那是一生中很美好的一段時光?」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平靜的一段時光,」她承認:「是你與爹娘帶給我的,最終卻是你毀了它。」

「嗯……看來我對妳來說罪孽深重……」

「何止對我?你這一生傷害過的人有多少?」

「是不少……」他淡淡一笑:「如果這就是妳心目中對我的形象,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話語方畢,他倏地展開進攻,揮劍直刺顏蒼安胸口。顏蒼安立時反應,回劍擋住攻勢,金屬交擊聲大作。幾回交鋒後,顏蒼安逐漸轉守為攻,靠著自家劍法與對方戰的難分難捨。

「蒼兒,妳真的進步很多。」

「霍御風,你在耍我嗎?」察覺對方沒有盡全力,她加快攻勢,一邊叫道。

「我不想傷妳……」

「虛偽!」她邊說,一記「紅顏半掩」直攻霍御風面門。霍御風閃避不及,衣衫胸口處登時多了一條長長的裂口。

「蒼兒,這些年來妳真是進步神速。」他激賞地說。

「我已經不是當年的蒼兒了……你再不認真一點,是會沒命的。」

「不用為我的性命擔心。倒是妳……」他的語氣有禮近乎懇求:「我真不想傷妳,聽話,把劍譜交出來好嗎?」

「你憑什麼認為我還會聽你的話?」她冷冷說。

霍御風臉色一變。

「只因為……唉,或許妳說的對,我們之間的情誼本已煙消雲散……真是太可惜了。」

他一聲輕嘆,接著劍峰陡轉,勢走迅急,招數如驟雨般傾瀉而出,顏蒼安知道他使出真工夫,凝神應對。兩人舞劍奔騰,一來一往盡是索命招式,趨近迴避間卻顯得行雲流水,比起剛才更是默契十足。

「這……這是……」

終於認出對方劍招,顏蒼安驚得說不出話來。

霍御風仍笑容淡然:「妳果然還記得……」

這套風顏劍法是兩人幼時同創,本只是遊戲之作,後由霍御風略經改動闖蕩武林,得不小名氣。獨獨顏蒼安,在滅門慘案發生後已多年未曾使用。今與昔日同窗拆起招來,應對進退間竟仍是默契十足。二十餘招使下來,她早已被湧現的回憶震得亂了方寸。

「怎麼了?用起自創的招數反而礙手礙腳的?」他淡然笑道:「妳可記得,以前一起練劍時,我總是讓著妳?」

「如今你若讓我,豈保得住性命?」顏蒼安強自鎮定,努力忘卻過往記憶。

「唉……妳的性子一點兒沒變,還是這般好強……」霍御風輕嘆一聲,頓時滿面哀戚:「蒼兒,我們真的無法回到從前?」

「別做夢了!你負我如此,我這輩子不可能原諒你!」

「是嗎?哈哈……說得是,說得是啊!」他突然停下攻勢,仰天大笑,顏蒼安一陣錯愕,收劍不及,劍刃瞬間刺入他的胸膛。


話說乾九被阻擋了去路,他抬頭,竟見秦多莫站在他面前。

「噯,原來是你呀?俺找你師父找了好久!」他彎下腰與乾九面對面,濃烈的酒味嗆的乾九幾欲作嘔:「她找咱派劍譜找了多久了?俺還等著交差……」

「師父……她已經找到劍譜,但是霍御風要要去,他們現在正在打……秦大爺您幫幫她……」

「嗯?他們交手了?」秦多莫雖然喝得醉眼迷離,聽到這消息還是馬上振奮了精神。略為思考後,他冷笑道:「他們同門內鬨,關俺屁事?」

「您不管的話,劍譜就再也要不回來了!」

「劍譜本不是什麼重要東西,俺何必為它涉險?」

聽他拒絕幫忙,乾九急得快哭出來,也沒注意到對方態度前後矛盾,忙哀求道:「求求您了,您行行好吧!」

秦多莫故作為難地皺起眉頭:「好啦好啦,你們師徒倆慝麻煩人,他們在哪裡開打啊?」

「在之前的湖邊。」

秦多莫聞言點頭,便施起輕功往湖邊奔去。

「對了!洪爺那老兒正在華翠閣,快把他也找來,就說他那寶貝乾女兒快不行了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虫殿主 的頭像
米虫殿主

荊棘荒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