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那吹簫之人緩緩站起,乾九想著剛剛吹簫的運氣拿捏如此巧妙和功力十足,應是個壯漢,可見那人一襲黑衫,風度翩翩竟似個文弱書生,若不是手上拿著隻蕭,還真不覺得是此人吹出的。


  「霍御風……」只見顏蒼安手按住劍柄,竟微微的發抖。 乾九聽到此人是霍御風,驚訝的不知如何是好,見師父沒有要拔劍的意思,便安靜的守在一旁。

  「蒼兒,別來無恙。」霍御風淺淺的一笑,神態自若。

  「……晴兒告訴你我在這的吧。」顏蒼安稍為鎮定,手離開劍柄。
  
  「他怎麼會與我說呢,雖是我的徒弟,可他可不聽話的很。 更何況…..」
  
  「何況什麼?」
 
  「我看你這徒弟,真把你當個師父。 應該不會步上晴兒的後塵。」

  「師父當然是師父!不管怎樣師父永遠都是我的師父!」乾九按耐不住道。

  「哈哈哈哈~~蒼兒,你這個徒弟可是有趣的緊啊!」霍御風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震得乾九差點站不住,顏蒼安一隻手緩緩按在乾九的肩膀上,乾九感到一股暖流,鎮定了些。

  「乾九,心若所無,無懼無害。」顏蒼安念起了口訣。

  「大無心法。」霍御風沉著臉道。

  「大無心法,無欲無求…..」顏蒼安盯著霍御風,口中緩緩唸道。

  「無心自成。」霍御風接話。

  「這些年來,我仍一直無法體會。」霍御風臉上閃過一抹落寞。

  「霍哥。 不要在這樣下去了」

  「蒼兒,我就是喜歡妳這樣的清新純真,所以我不會告訴你原因的,我想今天就先把雲璘劍譜還給我吧。」

  「這本來就不是你的東西,何來還之有? 霍哥,不要再有人犧牲了罷。」

  「蒼兒,拔劍吧。」霍御風顯然不想再多說。

  「乾九,快回去,去找洪叔。」顏蒼安"唰"的拔出閃耀著白光的劍。

  「師父,可是……」

「快走!」

  乾九師命難為,只好使出輕功快速的轉頭奔去。 霍御風也不追,冷冷的眼中只有顏蒼安一人。

  「聰明的作法,蒼兒。」霍御風又是一副從容自在的模樣,緩緩的收起了簫。


  只見乾九極奔往先前的小屋,突然一晃眼,一個人站在乾九的面前,乾九不得不急停了下來。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