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憑著秦多莫秦兄和馬多長馬道長稱在下一聲洪爺,怎麼會失約呢!」一位白髮蒼蒼的魁武男子,爽朗的笑著,雖然滿頭白髮,但臉色圓潤,讓人著實猜不出他的年齡。 秦多莫和馬多長顯然嚇了一大跳,但不愧是在江湖上出來混的,馬上恢復鎮定,露出了微笑。

「洪爺真是說人人到啊!俺想洪爺應該是沒見過馬道長吧,真是好眼力,這麼準確無誤的識得馬道長,再加上那一身連風都不被驚動的好輕功,果真是江湖上人稱『鷹俠洪爺』啊!」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秦多莫一見面先來個落落長的「致敬辭」正得意洋洋自己練的出神入化的馬屁功。

「洪爺果真人如其聞啊!愚等今日才大開了眼界!」馬多長輸人不輸陣,邊說邊起了身把主位讓給了洪爺。 秦多莫和馬多長兩個「多屁精」聯手一搭一唱的,心理暗算著這樣效果會不會加倍時,洪爺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下來便大吃大喝,彷彿對剛剛的話充耳不聞。

(啊......俺忘記這什麼鬼撈子的洪爺,好像最討厭聽到奉承話了。失策失策......)秦多莫見到洪爺如此,也只能跟馬多長面面相覷,訕訕的笑著。

  「呼~失敬失敬,剛剛我才動了動手腳一翻,正餓著呢!讓兩位見笑了。」話說洪爺以驚人的速度吃完了桌上所有的食物,現在正拿著酒瓶大口大口的喝著。
 
「小二,再切幾斤肉來,對了還有酒!肉不管什麼肉,越肥越好!」小二見了大客戶到了,眉開眼笑的手腳速度之快,讓秦馬兩人還未開口,洪爺又繼續吃吃喝喝。 秦多莫只好怨嘆今天是破財日,手裡悄悄的摸著錢包,數了數,不知還夠不夠用。

洪爺在那桌酒酣耳熱之際,話說乾九點了兩罈女兒紅,倒出來喝了第一口,小鬼頭哪識得酒滋味,馬上吐了出來。(噁!噁!這玩意兒怎麼那麼難喝。火辣辣的,又苦,那桌的白髮老頭怎喝的那麼開心?)乾九抹了抹嘴巴心想,眼睛撇見店小二在偷笑,不服輸的個性馬上抓起了罈往嘴裡灌,灌完一罈接著第二罈。

「少爺,少爺!這酒可不能這樣喝的啊!」店小二一方面心疼陳年的女兒紅,一方面害怕不會喝酒的小鬼頭這樣灌下去,等會兒出了人命可不好玩的。

「多管閒事!再來一罈女兒紅,順便連你們那個什麼白菱酒是吧!來個一,啊不兩罈好了!」乾九這樣胡亂的牛飲,引來了許多側目。

「哈哈哈,小兄弟,你這樣喝都還沒醉啊!真是太有趣了!我來跟你喝喝!」話說洪爺也見著了這小夥子,一下子玩心大起!

「店小二,把這兩桌併一併,這小兄弟的帳就算在這吧!」洪爺開著大嗓門說著。 秦多莫臉一下就刷白了。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