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九聽到左邊傳來一陣疾風聲,便知不妙,低著頭帶著曲寒嫣躲過,再定神一看,那人影原來是個機關銅人,又聽到背後一陣風聲,乾九急忙向前撲倒。

「唉唷!」曲寒嫣沒有心理準備叫了出來,不叫還好,一叫整個山洞都發出了機關銅人啟動的聲音,原來這銅人不只一個。

「寒嫣,接下來動作輕點,這銅人是靠聲音的震動啟動的。」乾九聽顏蒼安說過這機關銅人,雖然知道它是怎麼啟動的,可制服的辦法在這一時三刻就是想不起來,只能希望現在銅人少一個是一個。

「機關銅人?以前沒這鬼東西啊!」曲寒嫣邊抱怨邊拿出了火熠子一點,這山洞不照亮還好,一照亮才發現,以前記憶中空曠的山洞前庭,現在滿滿的都是銅人,想要插個縫細過去也難。 銅人們的動作整齊,雖然滿滿的被排放著,但一看便知經過巧妙的設計,每個銅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動作,既不干涉身邊的銅人,反而還可以互助。

「痛!」乾九邊回想到底要用什麼方法,一個失神不注意竟然對旁邊一拳打來的銅人使了點穴法。 銅人哪有什麼穴道?這一戳下去只有銅,自然只有痛到自己的份,加上沒能制止銅人,眼見那一拳就要正面落在乾九的胸口上,曲寒嫣連忙拎著乾九的後領向後一提,算是狼狽的躲過了。

「土包子。你師父有沒有教過你飛雨?」曲寒嫣平時訓練有素,缺的只是經驗,一旦進入狀況,便看穿陣中解決之道。

「咦?那不是師父的獨門密招嗎?你怎麼會?」

「傻蛋!我才不會!你快念口訣給我聽!」

「沒有口訣啊!」原來這個飛雨是顏蒼安訓練乾九輕功的別名。 這輕功不似普通的武功招數先講求口訣,再從練習之中領悟,靠的是日以繼夜的練習,還有天時地利的場所。 顏蒼安訓練乾九時,用的是一片沼地,每逢下雨天便要乾九到沼地對面去再回來,不可沾上泥巴,沼地本來處處都是爛泥巴,加上下雨天,更是不用說沾上泥巴了,連行走都是不可能的事,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比流沙更恐怖的爛泥巴中出不來,唯一的辦法只能靠著腳踩在雨滴上,才能達成這個不可能任務。 乾九為了飛雨,不知經歷多少生死交關,也常因為雨淋得太多發燒重病。 那陣子簡直也苦煞顏蒼安,但她始終堅持只在乾九暈厥過去才出手相救,飛雨講求的是身體的領悟,要腳步能和雨滴形成多一分便下墜,少一分便不能繼續前進的力道。 若練成了,在輕功造詣可以說無往不力,畢竟只能藉由雨滴來使力前進,在顏蒼安練成之前,一直只被當作傳說,和不可能劃上等號。

「沒有口訣?」曲寒嫣生在武學世家,天生又天資過人,武功多半講求口訣,而口訣往往又一下子就能領悟。 本想知道破陣的方法,雖用不著飛雨的精髓,起碼跟著乾九有樣學樣,破了這個看似巧妙,但仍是銅人有其生硬破綻之處。 可卻居然沒有口訣,害著曲寒嫣楞了一下,不知從何學起,銅人也似算好時機一拳又打了過來。

「小心!」說時遲那時快,乾九帶著曲寒嫣便使起飛雨,雖然多帶個人會大大降低飛雨的功用,但是比起只能踏著雨滴過沼地的練習,飛越在踏實的銅人頭頂上也夠用了。

「乾九作得不錯!」

「多謝指導囉!」

而破了銅人陣到了山洞中庭的兩人,又會有什麼事發生呢?請見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虫殿主 的頭像
米虫殿主

荊棘荒殿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