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曲寒嫣續道:「像這般聚在此地也不是辦法,若我爹爹地下有知,恐怕要惱我怠慢客人,這兒留兩個人守衛即可,其他人還是回到大殿稍候吧。」


眾人一聽,亦覺無可反駁之處,只得同意。正當人群逐漸離開之際,無解生對曲寒嫣笑道:「曲大俠之女果有大將之風,面對親爹慘死的局面仍能臨危而不亂,實乃女中豪傑,無某佩服。」

曲寒嫣道:「無大俠讚謬了,爹爹以前便常教訓我,說是單純的傷痛無濟於事,寒嫣不過是依著爹爹的教誨行事而已。」

無解生微微一笑,續道:「今日之局面,若不將曲大俠的死查個水落石出,恐怕這在場武林人士不會輕易了結,可這驗屍找出死因的事兒,我看平常人也無法輕易擔下,無某行走江湖多年,還算略通醫術,這責任就交到無某身上,妳道是如何?」

曲寒嫣一愣,沉思片刻後,道:「對於爹爹的死因,寒嫣亦想盡快知道,既然無大俠毛遂自薦,寒嫣豈有說不之理?」

之後,待眾人走盡,在曲寒嫣的安排下,無解生與另外兩名瓊州派弟子留守於停屍之處,她與乾九便一起離開了。

一離開房內無解生的視線,她立刻拉著乾九快步往大廳反方向走去。

「妳答應讓無解生留在那兒好嗎?」離開一段距離後,乾九問。

「無解生脾性雖詭異,醫術高明卻是眾所皆知,我沒有拒絕他的理由。」曲寒嫣皺著眉頭道:「依他剛才的語氣,似乎已猜出死者並非我爹爹,應該是想趁驗屍之際找出點端倪吧。」

「妳想他會看出來嗎?」

「影叔和我爹爹不只在相貌上神似,連武學修為程度亦不相上下,懷疑有可能,看出為不同之人……我想不會。」她神情憂愁,顯然仍對影叔的死耿耿於懷。

聽到這裡,想起世上竟另有一在武學修為上與曲四慕不相上下之人,乾九不禁大感佩服,又想到此人已然身亡,一股遺憾之情立時湧上心懷。

「真不知無解生與咱們到底有什麼過節,怎的老愛找咱們的麻煩。」

「這恐怕要問你唄!他找的可是顏女俠的麻煩。」

乾九聞言,在心中回想片刻,抓抓頭道:「跟隨師父多年,連無解生之名都沒聽過,別說他們之間的過節了。」

「或許只是你沒發現而已,」她噗哧一笑:「因為你是土包子嘛!」

再次聽到「土包子」罵名,乾九不知怎的臉上一紅,無意間與她走得更近了些。

兩人避開大道而行,中間穿越無數花園小徑,在曲寒嫣的帶領下,走到最後,連自認已對此地地形甚是了解的乾九也不禁眼花撩亂,終究迷了路。

「我們要去哪裡?」他忍不住問。

「其實,我也不確定……」

「妳不確定?」

「瓊州派四處本就藏有密道,這條是供咱們派門在緊急狀況時通往山下的路,在我很小的時候爹爹曾經帶我走過,我在想,爹爹會不會是收到警告,自這條路出去了。」

「但是,殿內沒人主持大局也不是辦法……」

「你真認為我有法子主持大局嗎?」她嘆道:「我剛剛已經派人請閉關中的大師兄,情況緊急,我想他不會怪我的。」

乾九隨著她的腳步而行,進入一座渺無人跡的庭園,最後,曲寒嫣在一塊大石前方停了下來。

「怎麼……」

「你道是沒路了?」她先左右瞄了瞄,確定無人監看後,便繞到大石後方,蹲下身來,在石面的凹縫上一拂一拉,石面立刻裂開一個缺口,形成勉強能通一人的密道,下方一道石梯通往地底,深處隱隱透出火光。

「果然有人進入的痕跡。」她指著石梯厚厚苔衣上隱然可見的腳印說道。

乾九嚥了口口水,率先進入地道。

石梯既長且窄,兩人走了近乎一炷香的時間才抵達末端。地底十分潮濕,空氣中盡是燃油之氣,兩人手扶牆面前進,行不多遠,便見三條叉路。

乾九停下腳步:「怎麼辦?」

曲寒嫣低頭沉思,指向中間叉路道:「當年與爹爹走的是這條。」

乾九笑道:「有妳便不怕迷路了。」

兩人正準備往前走,突然一道人影擋住他們去路,兩人一驚,同時尖叫出聲。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