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九臉一下子刷白了,這不能不聯想到這幾天師父總是不在,那天曲大俠又從房間走出來的情景。 雖然不置於懷疑師父是兇手,但是被無解生這麼一說,頭號嫌疑犯絕對是自己師父沒錯。

(曲大俠武功這麼高,怎麼會被殺呢?)

(師父倒底去了哪裡?許久毫無一聲消息,至今從未有過。)

(寒嫣呢?寒嫣怎麼辦?)

想到此乾九看了身旁的曲寒嫣,眼睛瞪大的像什麼似的,身子微微的發抖,平常如塗過胭脂般的雙唇,如今緊閉成白色,乾九二話不說,拉了曲寒嫣便往主臥室奔去。 乾九雖然功夫未深,但輕功平日訓練的奇佳,一行武林中人,一來慢意會了一會兒、二來不熟院內環境,加上沒料到這位小朋友的腳程居然極快,竟追不上乾九和曲寒嫣。

曲寒嫣早先一步接近曲大俠的屍體,伸手撥開了瀏海,用大拇指按了兩下。

「是影叔……」曲寒嫣表情鎮定,但眼淚卻不斷的劃過臉龐,跪了下來。

「影叔?」乾九不解道。怎麼會叫自己父親影叔?

「曲家代代相傳雙生子,這不是我爹,是其孿生弟,身份絕對不會被公開的影叔。 影叔的頭上有鑲證明身份的物體,這是我們家傳人才會的技術,絕對不可能被假冒。」

「啊?」乾九聽了一頭霧水。正想探問,一行武林中人便到了房內。

「真是曲大爺!」房內亂轟轟的,大家看了屍體,也不得不信。

「到底是誰殺的?」

「怎麼會這樣?高手聚集於此竟無一人發現?」

「曲大俠……」有人已經泣不成聲。

無解生不知何時已接近乾九身旁說道:「小兄弟,怎麼近日來都沒見著顏蒼安啊?」

突然房內一片寂靜,無解生用普通音量說話,卻清清楚楚的傳到每一個人耳朵。 這次聚會人數雖眾多,但起碼七天下來,應該都打過照面,這句話像提醒似的,眾人我看你你看我,眼中似乎都有了意會,這幾天的確誰也沒看到顏蒼安。 乾九被這麼一問,也不知如何是好,眼睛在房內拼命尋找洪爺的身影,現在他想到能幫他解圍的也只有洪爺了!

「一定是顏蒼安!俺之前瞧見劍譜就是她給霍御風那王八蛋的!」突然有個聲音叫到。 眾人雖心生懷疑,但這麼直接說出口,還振振有詞的這倒是第一人--秦多莫。

此時在旁跪了許久的曲寒嫣「唰」的站起說道:「大家不要在臆測了,虧你們口口聲聲稱我爹大俠,如今個個在他老人家過世時成什麼德行,這是江湖上的規矩嗎?是對曲家的尊敬嗎? 再說顏女俠為人剷奸除惡,與我爹私交甚篤,又霍御風之不共戴天之仇,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怎麼今天一被妖言惑眾就失了頭腦?」

沒想到出來幫乾九解圍的是曲寒嫣,此時眾人臉一陣青一陣紅,在江湖行走多年,居然被一個奶臭未乾的小女孩教訓,說得還是真的有道理。 而大家才意識到,一向主持大局的洪爺,此時不見人影。



下回分解(期中休兩禮拜請大家見諒)
(大家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荊棘荒殿

anchi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