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頭正盛,剛下朝的臣子一批批由似海深宮緩步而出,臉上無不帶著疲態。

說來這幾天來他們連皇上的面也沒見著,如何的操勞沒有,然僅無奈一條,便足讓人身心俱疲。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林隱寺不同於一般佛寺古樸莊寧,旁臨溪流,兩旁植滿紫薇花樹,放眼而望一片紫紅,一向是京城著名美景。盡頭本寺建築灰瓦白磚,不時傳來誦經念佛木魚合拍,卻是道道地地古剎氛圍。

這時天已回晴,遊人甚眾,販子亦多,一攤攤聚集寺外叫賣。殷仲樓驀見一人手上持稻草竿子,上頭一枝枝插的盡是冰糖葫蘆。他心頭一動,轉對蒼兒低聲道:「耿大人請糖人,主子請冰糖葫蘆,如此一來是哪個好?」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

「老前輩,我想您是誤會我了。」一轉眼,無解生便晃到老者的後方,連把門打開的聲音都沒有。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陰雲重鉛一般壓了下來,似有若無的風緩緩吹送。書房內外除一陣陣蟬鳴與偶爾的瓷器碰撞聲外絕無聲響,略顯氣悶。

過不多時,房門被推開:「大哥!」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重看金庸,一下子手癢,就把這篇拿出來玩玩了。)

乾九驚得一跳,卡在椅中的右腳便順勢抽了回來。他踉蹌站起,往門邊看去,皎潔月光下,說話之人森然獨立,面上呆滯毫無表情,卻是被人皮面具遮掩住了容顏。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輩子第一次看到有人當兵當到有週休二日還能整天哭天喊地該該叫。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入夜無轎亦無馬,京城又大,耿季春擔心殷仲樓獨行不便,便提議先往他居處待了等轎夫開工,殷仲樓見他堅持,也只有依了。

耿季春的宅院座落於極尋常之處,由公堂改建,另一頭便是人來人往的市集,若說是高官宅第,那是怎麼看怎麼不像的。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侍衛開始撵人,尖叫聲、桌椅翻倒聲、瓷器碎裂聲四起,畫樓中鬧嚷嚷地亂成一片。殷仲樓壓根兒不想與耿季春相認,然轉念一想,這人在王爺面前尚且如此膽大,初見面時的文弱早不知拋哪兒去了。他半是警戒半是好奇,越思量下去越不想走。

這時屏風已被撤下,耿季春見著他,臉面上閃過一絲欣喜,對身邊侍衛低低吩咐了幾句,那人一點頭,直朝殷仲樓處過來。他瞄了蒼兒一眼,滿臉堆笑地對殷仲樓說:「耿大人請您先撤個地方,外頭稍待一會兒,大人處置完這兒的事後再請您去吃酒說話。」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文和河東獅吼沒有關係。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南陵主城內沒有宵禁,然雖說是出來走走,兩個人對道路都甚是陌生,也不知該走去哪兒,晃了半天不得要領,不知不覺間卻已到了鎮南門盡頭,再往前而去,便是整個南陵國的中樞所在。

這正是一日之中夜色最濃的時分,暗影深沉,水銀色的紗幕籠罩禁城,照得高牆雉堞白玉一般,飄著淡淡的輕煙。城牆邊靜得出奇,彷彿將時間也凝結了,無端激起一股凜冽。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若說現實的利益交換可以概括人類一切行為模式,也太高估人性了。人性既複雜又矛盾,如果真的能用簡單的性善論或性惡論總結,世界就不會那麼亂了。


米虫殿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